威廉希尔

  对都市生活的喧嚣麻木心生倦意,转而向往东篱南山的田园诗日子,大概是当代人或多或少都动过的心思。然而,若你置身于一个飞速发展的行业、坐拥动辄百万起的订单,又有几人能轻松放下一切说走就走,去做自己喜欢、执念、不那么赚钱还挺“烧钱”的小事业?

  手作人孙鹏已不忧不惧地完成这样的转身。大学毕业于油画专业,接下来的十几年一直在深圳从事石材行业,前景不错,盈收喜人,却因为内心始终住着一个艺术家的灵魂,对这盘生意唯有“冷暖自知”四字可形容。看惯了商场竞争太多唯利是图、尔虞我诈的一面,也想过尽力去适应,却一天天积累下更强烈的不适应。那段身心都极度疲惫的日子,每每捧读《逍遥游》都如遭当头棒喝,提醒着他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

  就这样下了弃商从艺的决心。2012年,孙鹏携女友来到景德镇,租下一整栋房子作为手作小世界的“据点”:一楼锯木头、打铁,二楼既是茶室也用来收纳平日收捡来的老物件,三楼做漆器,四楼则是仓库。他坚信自己的动手能力有着强大的家传基因:爷爷铸铁、打铁、木件样样都会,父亲长于木工和金属造型,母亲则能刺绣、会做裁缝。所以,有什么理由不青出于蓝?

  在景德镇,每天都能接触到很多从事手工艺制作的匠人,孙鹏对他们格外尊重,即便是那些非常保守,对工艺技术处处小心谨慎、秘而不宣的老师傅,也都能取得他们的信任,跟在他们身边学习。然而孙鹏说,自己没有拜过一个师傅,究竟何出此言呢?原因之一是学习手艺入门容易,但要把那么多老匠人各自的技艺变成自己的东西却难上加难。很多时候为了做出自己心目中想要的样子,不得不将辛苦学来的技法刻意抛诸脑后,转而听从直觉让那些一闪而过的灵感成形、定型。原因之二,就是众位老师傅对材质工艺基本都各精一门,或金、或木、或石、或漆、或瓷,而孙鹏想要的却是“发材质互通之妙”,全都作为自己精进的方向。正如那首著名的诗歌,“林中有两条路,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那一条”。

  因此他将工作室定名为“百工坊”,“百工”一词源于春秋战国时期齐国官书《考工记》,金、石、竹、漆、土、木、纺绩,所有的门道与精妙尽在其中。然而哪一门工艺不是历经千百年积累,术业有专攻,要齐头并进谈何容易?五年下来,落下肌筋劳伤、脉窝风、漆疮、金刃损伤,孙鹏却始终不愿多谈这些付出甚多、修行甚苦的一面,只说渐渐小有心得,安于静心制造器物的日子,只要双手在劳作,便能欢喜度过每个平淡朝夕。

  他的作品中,有一件手工茶盘是陶瓷和铜的结合。由于瓷器烧制过程中尺寸跟预计会有偏差,上面的铜盖要严丝合缝就必须手工打磨,一点点对齐,非常考校制作者的耐心和精细程度。茶器系列中还有银质茶碗与铁质茶盘的有趣组合,圆圆的茶碗如一轮温润光洁的满月,八角茶盘却粗粝而富于肌理感,那是由历经几十年沧桑的老铁打制而成,表面每一寸都留有时间的痕迹,可说是“天做一半,我做一半”。凡是老铁为原料的器物分量都出乎意料的惊人,单是一个壶承,通常女孩子要拿起都很费劲,只有这样不惜工本的用料才足以实现凝重沉实的视觉效果。而在转转会平台备受买家青睐的茶刀,在材质的选择和尝试上更是不厌其精:檬子木自然生长的小结使用起来对手部穴位有很好的按摩作用;玉石、玛瑙不但看起来色泽透亮丰富,夏日用起来更让人心生清凉;竹制手柄也要选用斑竹或罗汉竹,有独到的颜色或造型特征。这样的茶刀每一把都有极高的辨识度,买家选回去,相当于自己的另一个个性签名。

  回顾五年来从事手作的经历,孙鹏喜欢引用两句宋诗“芒鞋踏遍陇头云,归来笑拈梅花嗅”,当各种特性不同、气质各异的材料在自己手中被赋予新的生命,所有的努力只为创造出抵御当代生活忙与盲的日常美学——也是他一直心心念念希望发扬光大的实用性美学:作品的好坏要通过使用的时间来证明,好的器物绝不意味着买回去便珍藏密敛、束之高阁,而是越用越称手、越旧越可心。

本项目由华东设计院集团设计,

上一篇:室内异型铝单板尺寸

下一篇:设计砖享CERSDA亚洲瓷砖与石材设计展耀世启幕


关于我们
石材行业
石材设计
石材知识
石材工程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