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希尔

  被中央严肃查处和通报后,各级各部门在处理环保问题上再也不敢做任何程度的放松,甚至层层加码,造成肃杀的环保整治氛围。

  2017年1月至10月,因违法违规开发矿产资源问题严重;部分水电设施违法运作、违规运行;周边企业偷排偷放问题突出;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整改不力等原因,甘肃省检察机关经审查,共批准逮捕祁连山破坏环境资源犯罪案件8件16人;建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破坏环境资源犯罪案件23件30人,监督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破坏环境资源犯罪案件14件15人。

  当环保整治行动从倏忽不定到深化落实,一场关于国家机器与传统制造业的对抗正式浮出水面。相较于祁连山事件的行政处罚,更有石材人早就在这场环保实战中付出血的代价。

  2016年11月27日,面对蜂拥而至的讨薪工人、供应商、借款人,河南省信阳市新县朴店石材厂负责人王新言在多次找相关政府单位协调未果后,于自家工厂门口引爆炸药自杀身亡,原因就在于2013年经过招商引资程序到新县创业的朴店石材厂地处黄缘闭壳龟自然保护区辖区内,经过两年多的“清渣、分层、护坡、绿化”等综合整治后,等来的却是停止供应生产用电的通知,最终造成企业长期入不敷出,负责人债台高筑、不堪其重。

  诚然,王新言自杀事件是近年来石材行业经历环保整治过程中的极端个例,但在这场环保实战当中,又有多少企业,多少相关从业者成为了环保整治阵痛期的“牺牲品”?既然如此,为何环保严查还是势在必行?

  据统计,目前国内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造船等行业的产能利用率,分别只有72%、73.7%、71.9%、73.1%和75%,中国产能过剩的严重程度高居世界第一,上述行业不过是冰山一角,也正是环保重拳整治的目标所在。

  早在2016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就把“去产能”列为2016年五大结构性改革任务之首,并明确了“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的思路。相关工作落实在石材行业中就体现得特别明显。除了自发的去库存大潮之外,以环保为抓手,促使水头、云浮、随州等地没有环保设施、不正当竞争的小型企业出局,让出市场份额;提高行业集中度,方便全行业产能调控;同时,斩断低端产业链,提高行业准入门槛,防止新的产能过剩。

  以石材进出口大户福建省为例,截至2017年6月底,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交办的4903件环境问题举报已基本办结,责令整改5368起,立案处罚1763家,罚款5284.6万元;立案侦查54件,拘留31人;约谈991人,问责444人。取得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率达到91%左右,污染地块安全利用率达到90%以上。森林覆盖率继续保持全国领先的环保整治成果。期间,被淘汰清退市场的落后产能不计其数。

  必须承认,群众在环保问题上的立场正在发生微妙的转变,从一面倒的跟风批评环境质量恶化和政府部门不作为,逐渐开始转向对影响到自身的一些整治措施的质疑和不理解。主要原因就在于环保风暴对很多人的影响是切实的,生活上确实出现了各种不便利和成本上升,很多人的职业和收入受到了影响。

  此外,一些地方层层加码,矫枉过正,搞一刀切也是导致行业愤懑的原因之一。“山东莱州全面关停,平邑95%关停,荣成全面整治;湖北矿企全面整治;上海、重庆城区产业全面退出;天津无限期关停”,白纸黑字的公文勒令背后,代表着的是上万家受影响的相关石企,数十万个面临失业的家庭。

  当改革以一种近乎冷漠的方式触犯到既得利益者的权益之时,舆论自然会有所偏倚。相关群体的出路,亦在长时间的整治过程中,痛苦而又无奈地挣扎着。

  《经济日报》曾在社评当中指出:如果说铁腕治污影响了企业生存和地方经济发展,那么在环保风暴受到冲击的也是工艺落后、产能过剩的企业,影响的也只是低质量、低水平的发展。

  从后期出台的环保政策灵活性和倾向性上就可见一斑。去年8月,环保部政法司负责人明确表示,“环保部反对地方政府‘不作为’与‘滥作为’,更是从未要求过‘一刀切’。如果地方政府为了免于被问责,或刻意追求效率而强制关停企业,这并不是中央环保督察的本意,而是地方政府的错误行为。”

  长期以来,“小而散”、“脏乱差”确实是根植于小作坊型的加工企业当中的问题,这方面的弊病不可否认。环保整治的“高效率”可能带来“负影响”,但在产业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严重不对等的情况下,以环保为抓手进行去产能和产业经济转型是不可逆的趋势,石材企业自怨自艾之余,或许更该根据时局未雨绸缪,主动应对新形势的淘汰与升级。

  ·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厦门市商务局、福建省石材行业协会、厦门市石材商会联合将于5月4日在厦门召开案件应诉专题会

本项目由华东设计院集团设计,

上一篇:石材业属于高污染产业吗

下一篇:热烈祝贺2019首届中国石材行业工匠大师赛圆满成


关于我们
石材行业
石材设计
石材知识
石材工程
联系我们